首页 > 东房网 > 除夕至初五微信红包收发460亿个 广东向湖南发了最多

除夕至初五微信红包收发460亿个 广东向湖南发了最多

数据显示,除夕至正月初五,微信春节红包收发数达460亿个。其中广东向湖南发最多 红包大战后,如何让“年俗”回归初心 500)this.width=500' align='center' hspace=10 vspace=10 alt='除夕至初五微信红包收发460亿个 广东向湖南发了最多 '> 以微信红包、支付
发布时间:2017-02-05         发布:东房网        

数据显示,除夕至正月初五,微信春节红包收发数达460亿个。其中广东向湖南发最多

  红包大战后,如何让“年俗”回归初心

  

除夕至初五微信红包收发460亿个 广东向湖南发了最多


  以微信红包、支付宝红包等为代表的电子红包,俨然发展成为替代贺卡、纸质红包的全新拜年工具。

  除夕,微信红包的收发总量达到142亿个;1.68亿人集齐“五福”,分抢了2亿元现金;除夕至正月初五,微信红包收发量达460亿个……

  从压在枕头下的红纸包,到如今转化成数字穿梭在互联网中的符号,红包改头换面,所颠覆的绝不仅是传统民俗,更是人与红包、人与钱、人与人的关系。

  时下,电子红包也催生诸多变体:红包赌徒、红包骗子、红包乞丐、红包流氓,那份“压惊、辞旧迎新、寄予希望和美好”的初心早已被异化。调查显示,超四成人发过非祝福性红包,六成人遇到过“红包”乞丐,两成人曾因为发红包伤了感情。

  数字

  142亿个,电子红包成新“年俗”

  从内部“小乐子”到如今的“新年俗”,走过四个春节,以微信红包、支付宝红包等为代表的电子红包,俨然发展成为替代贺卡、纸质红包的全新拜年工具。

  数据显示,除夕至正月初五,微信春节红包收发数达到了460亿个,同比去年增长43.3%。其中,广东向湖南发了最多红包,其次为湖南—广东、广东—广西、广西—广东、北京—河北。

  除夕当天,微信红包的收发总量达到了142亿个,相比去年增长了75.7%,在除夕24:00达到峰值,收发总量达到76万个/秒。

  今年春节参与的QQ“LBS+AR天降红包”和“刷一刷红包”去重的总参与用户数为3.42亿,其中90后占比达到68%,用户共领到37.77亿个现金红包和卡券礼包,再创历史新高。

  数据显示,1月27日至30日,花椒直播平台上共发出660万个红包,总金额达1.1亿元。

  春节抢电子红包已经成为近年来中国人过年的“标配”活动,巨头网络公司、品牌商家、明星、网红达人及广大网民都成为这场全民活动的主角,所有人不论身份地位都积极参与这场一年一次的全民“狂欢”。在VR、AR等技术推动下,相比传统的红包形式,2017年春节电子红包战场蔓延至线下,“火药味”一点也没减弱。

  调查

  电子红包出现后渐生赌局骗局

  除夕夜,孩子睡着了,父母悄悄把红纸包塞到枕头下,这就是传统的压岁钱红包。那层裹钱的红纸,俨然中国式“圣诞袜”。那些关于来年的美好愿望,也通过这些小小的红纸包传递。如今,在科技的承载下,红包也出现诸多变体,很多形式偏离它本来的模样。

  最早创造电子红包的,其实是银行。不过,大多数人对电子红包的第一印象,是2010年支付宝的“送礼金”、2014年微信的“新年红包”。

  电子红包踩着节庆特殊时间点迅速走红,并很快在其他领域探索出更“有趣”的玩法。 “红包交友群,2元4元红包接龙,群里都是美女帅哥,大家都在里面赚钱!”这是典型的红包赌博群。据融360《维度》(以下简称“融360”)调查显示,近四成(36.78%)用户曾加入红包赌博群。

  新人加入,发2元红包,整群人抢,抢到最多的人发下一个2元红包,无限循环。金额上百的大红包群甚至设有门槛。“我有一段时间很迷这个,加了十几个红包群,天天盯手机。”市民小光表示。

  红包赌徒还只是“圈地自嗨”,红包骗子则已带着假红包、真诱饵,四处“展业”了。“融360”调查显示,过去一年,超两成(22.41%)用户因红包诈骗造成经济损失,其中3.45%用户的损失达1000~5000元。

  初级手法是向目标受害人发送“红包链接”诱导点击,植入木马病毒或套取个人隐私,以实施盗号盗刷。稍“高级”一些的骗局,则自带剧情。

  异化

  红包婊、红包侠,你遇到过吗

  “ 融360”调查显示,超六成(61.49%)用户遭遇过红包乞丐。

  “红包乞丐.太客气了。我叫他们‘红包婊’,不分男女!”这是市民小罗痛陈“红包婊”的经典语录。

  “今天我生日,给我发个红包吧,发多发少,就看出咱俩的关系了!”

  人情绑架只是最普通的套路,红包乞丐还会利用人的猎奇心理,布置变相骗局。例如“发我一个红包,给你一个很黄的八卦。”红包发过去,收到的却是黄色底色的八卦图;微信曾开展红包照片活动,有人为毛玻璃照片配文“我的高清无码照”,发了红包刮开一看,婴儿照!

  “ 融360”调查显示,对于红包乞丐,47.13%的用户很反感并不予理会,33.91%的用户会迫于面子就范,仅18.97%的用户认为这种行为很正常。

  与红包乞丐对应的,是“红包侠”。红包侠带着文章和投票链接,穿梭于各个群聊,挥洒红包,高喊口号:“求关注,求转发!”

  “ 融360”调查显示,45.98%的用户当过红包侠。用户对红包侠的态度是一个小写的“情有可原”:近六成(59.77%)用户会在领取红包后支持对方。在曾经当过红包侠的用户中,这一比例攀升到75%。

  收了红包侠的心意,要回馈的只是转发和点赞,但如果遇到“红包流氓”,事情恐怕就没这么简单。

  “你都收了红包,还不跟我搞对象,真贱!”这是红包流氓的标准台词。他们选在情人节或表白日给女生发个5块2的红包,女生一旦收下,他们就纠缠不休。

  与“红包婊”类似,红包流氓同样不分男女。有些美女或“照骗”,广加男性好友,二话不说就索要红包,不发就拉黑。在网络相亲圈子,“先发为敬”更成了潜规则。

编辑:房媒

深度报道

楼市调控新动作 开发商们在想什么呢?

楼市调控新动作 开发商们在想什么呢?

部分开发商或早已闻风而动,或还未来得及调整开盘脚步。当然,也不乏一些项目赶在新政出台前开盘销售以保证快速完成销售,甚至连夜推盘。早前,旭辉集团总裁林峰[详细]

合作站点